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玄幻  »  世界的唯一·梦境篇 作者:不详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世界的唯一·梦境篇 作者:不详
             世界的唯一·梦境篇作者:不详  这是……梦吧。  真是很奇怪呢,明明是在梦中,还能意识到这是做梦。  梦中的我站在一条长街中央,街道两旁是一栋栋的建筑物,并列着各式各样的店铺,路边还竖立着公交站台,周围人来人往,和一般的商业街没有两样。如果我不是清楚的意识到这是个梦的话,简直就会以为自己正在和什幺人逛街。  等等,为什幺我会认为自己正在和别人逛街?  这梦中的世界,很明显是我熟悉的地方。我可以清楚的记得沿街有哪些店铺,甚至可以清楚的记得公交站台上的站名,可是却偏偏不记得和自己有关的事。我是谁,叫什幺名字,住在哪里,什幺身份……这一切的一切,我全都记不起来。  我闭上眼睛仔细的想,可是越是试图回忆,脑袋就越混乱,加之周围人群的谈话声、喧闹声不绝于耳,只感觉有无数的声音充斥脑中,搅乱着我的思考,明明好像想起了什幺,却又无法抓住清晰的脉络。我终于忍不住大吼起来:  「吵死了,所有人都给我消失!」  一瞬间,万籁俱静。我睁开眼睛,之前街上的行人已消失殆尽,只见到空旷无人的长街,犹如死城,好似鬼域。  「怎幺……会这样?」人毕竟是社会性动物,儘管刚刚还嫌人潮嘈杂,可意识到了自己孤单无助的情况时,我还是不由得生出一丝惧意,「大家都到哪里去了,不要吓我,请出来吧。」  我的话音刚落,如同魔术中的大变活人一般,消失的行人又立刻出现在我眼前,还是一样的人来人往,似乎没发生过任何事。  我站在街道中,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回想这之前的情景,将目前拥有的线索拼接组合:「难道是因为……」 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,我说出了改变自己生活的第一个指令:「停止。」  街道又一瞬间静了下来,只是这次行人并没有消失,而是保持着各自之前的动作静止在那里,如同一座座逼真的蜡像。  这一次,我仔细的观察着所发生的一切,果然全都如我所想,只是我没有任何的感觉,无惊无喜,只是静静地看着,平静的甚至有些可怕。之前一直困扰我的过去的记忆,也不知何时变得不再重要,因为我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的秘密。  之后,我又进行了几个实验来验证自己的想法,得出的结论是,在这个世界中,我拥有无限的力量,可以随意修改、控制这个世界的一切。简单来说,这是属于我的梦境世界,这个世界由我而生,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,我就是神。  是的,我,就是世界的唯一。  现在的我,正在行驶的公交车内,让一位美貌少妇用嘴替我清理着分身,而她八岁的女儿则是全身赤裸的躺在旁边的座位上,虽然已经昏迷,但脸蛋上的两抹红晕尚未褪去,下体也还残留着精液的痕迹和斑斑血迹。  「真是不好意思,用完了你女儿,还要你帮忙收拾。」儘管是道歉的话语,但内容明显的不合常理。  「没关係,是我麻烦你替我女儿开苞,这只是聊表谢意罢了。」女孩的母亲丝毫没有介意,反而是真是诚意的向我道谢。  当然,从始至终,她们母女还有车上的其他人都是在我的控制之下,这便是我的日常生活,在这个世界中,我不用进食,不用睡觉,为了打发漫长的时光,我总是会安排一些类似的游戏,好让自己的生活更加多姿多彩。  当公交车到站后,我拜别了这对母女花,下了车沿着长街一边悠闲的散步,一边构思着新的游戏,正巧见到旁边的一家服装店,里面的那位美貌店员吸引了我的注意,她的年龄大约二十出头,脸上挂满了笑容,很有阳光女孩的感觉。  「嗯,接下来就和她玩玩吧。」  我迈步向这家服装店走去,同时发动我的能力对这家店进行了一些修改,这也是为了令之后的游戏增添乐趣。  「您好,欢迎光临。」我刚推开门,就听见一阵银铃般的问候声,不由得感叹自己的眼光,好一个活泼热情的小美女。  「你好,我想替我妹妹买几套衣服。」我随口说道。  「啊呀,是要送给妹妹的吗?不过令妹怎幺没有一起来呢?」  「我本来想给她一个惊喜,所以没有告诉她,不过来到这店里才发现一个大问题,就是不知道这些衣服穿上后感觉怎幺样,有点难以决定呢。」  「这点您不用担心,我可以当您的模特,为您试穿各种服饰,您可以慢慢比较挑选。」店员一边露出灿烂的笑容一边回答着我的「困惑」。  听着她理所应当的回答,我心中不由得暗暗发笑,这就是我之前所作修改的其中之一,「店员有义务为顾客试穿各式服装供其选择」。  我向周围的服装打量了一下,拿起一件对她说:「那就麻烦你先为我试试这一套吧。」  「好的,咦,我们店里有这套衣服吗?」  也怪不得她疑惑,我现在递给她的,是一通常件在cosplay中才会见到的女僕装,这就是我修改的第二个部份,把这家店内的服装全部变成了特别的服饰,除了我手上的女僕装外,还有兔女郎装、猫耳装、哥特萝莉装等等。  不过眼前的这位店员还是蛮敬业的,疑惑归疑惑,她还是接过我手上的女僕装,就这幺在我面前换起衣服来。不用说,这也是我能力的作用。  很快她就换好了衣服,还别说,这一身女僕装扮加上她那热情洋溢的笑容实在是绝配,连我都不禁怦然心动。若是在真实世界中,必然能使那些女僕控们鼻血狂喷啊。  「客人,您觉得这套衣服怎幺样?」儘管换了衣服,但她还是很敬业的询问我的意见,未免我看不清楚,还特意在我面前转了一圈。这个动作可谓杀伤力强大,若不是我定力惊人,只怕早已将其就地正法了。  「咳,咳。」压抑住身体和心灵双方面的冲动,我继续着自己的游戏,「既然都穿上这身衣服了,应该改口叫主人了吧。」  「啊,是。请问主人觉得这套衣服怎幺样?」修改之三,顾客是上帝,顾客的话必须绝对服从。  「光是这样还不好决定呢,需要从多方面来进行判断,就先从胸部的手感开始吧。」我一边说着,一边隔着衣服开始揉她的胸,虽然她的胸部并不是波霸级别,但十分柔软。在我忽轻忽重的玩弄下,她的乳头渐渐变硬,很明显已经开始动情了。  「主人……啊啊……身体好热……不、不行了,不要捏乳头……呀啊啊!」  我使劲的搓着她的乳头,她似乎从未试过如此刺激,整个人不停地发抖,慢慢的,她似乎适应了的我动作,开始变换着姿势配合我的玩弄,一只手也不自觉地伸到下体抚摸起来,还不时发出一阵阵舒服的呻吟。  「看来前奏也差不多了,是时候进入正题了。」我暗暗想着。  「你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,每一次触碰都会让你获得比前一次更刺激的快感,但是你绝对无法高潮,只有当我进入你的身体并射精时,你才会达到前所未有的快乐。为了这个目的,你会不顾一切的恳求我,诱惑我。」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出指令,同时更加卖力的揉弄她的胸部,她的反应也越来越强烈,对下身的抚摸幅度也越来越大,但由于始终得不到满足,她的表情显得那幺的渴望。  终于,她停止了自慰的动作,望向我的脸,用一种楚楚可怜的眼光看着我,眼神中充满了迷茫的祈求。  「怎幺,你想说什幺吗?」我故意装傻好看看她的反应。  「求、求你……」声音细如蚊蚋,看来虽然接受了我的指示,但她本身的羞耻心还在。  「哦,你想求我什幺?我听不见啊。」我仍然不提及重点,但却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下体。  她的身体条件反射的一抖,理智再也无法压抑慾望,大声说道:「求你给我!」  「既然你求我,就要拿出诚意来好好表示啊。」  听完我的话,她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站起身来解开了女僕装的釦子,用迅速又诱人的动作脱去了上衣,接着又将围裙脱了下来。眼见我还是没有任何反应,她咬了咬牙,似乎下定了决心,深吸一口气,在我的面前拉下了内裤,把她最私密的部份展示在我面前,随后又解下了胸罩,让胸前两团粉嫩的肉块暴露出来,我很清楚的看见她的乳头已经坚硬无比。  「求你给我!」她又再一次的恳求我。  「求我什幺,你再说一遍?」  「求你和我做爱。」  「不好意思,我听不懂,请你说得直白一些。」  「求你干我!」  她的慾望终于完全爆发,主动抛弃了所有的羞耻心,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也一把将我扑倒,并试图解开我的腰带。  「不可以!」我当然不会让她就这样得手,立刻发出命令,她马上停止了自己的动作,「好险,差点被她反过来强姦了。」  在我的命令下,她已经不可以对我下手,但由于自身的慾望始终无法满足,脸蛋已经憋得通红,甚至急的流出了眼泪。  看着她那令人怜惜的脸庞,我不由得心软起来,毕竟这本来是一个快乐的游戏,我的确不该如此的折磨她,「好了,现在我就给你最想要的东西。」  我脱掉衣服,将火热的肉棒用力地顶进她的体内,她的慾望得到慰藉,不由得陶醉的闭上了眼睛。一番来回抽插后,我也达到了喷发的边缘,于是用力一顶,将无数的生命精华射入她的子宫内,而受我之前指令的影响,她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,全身虚脱的倒了下来,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。  稍事休息了一会,我的体力也恢复了过来,我命令她将我和自己的身体整理好后,又给了她一些新的指令:「从今天开始,你每天都会穿着店里的不同服饰迎宾,而每当有男性客人前来的时候,你的身体都会变得和现在一样敏感,你会勾引客人,让他们和你做爱,你会觉得很羞耻,但是又无法抵挡这种诱惑,这种矛盾的心理会使你得到更多的快感。」  完成这一切事情,我离开了这家店,心里却不由的想着:「这里以后的生意应该会非常火爆吧。」浑然没发现身后的店舖内已经不知在何时变回了原本的模样。  从服装店出来后,我又继续沿着长街漫步,这条街道似乎没有尽头,无论我怎幺逛也走不到底,虽然觉得奇怪但我却没工夫多想,因为迎面走过来一对男女,女生大约十八岁左右,男生大约二十多岁,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。我又找到了新的游戏对象。  「两位,打扰一下,请问两位是情侣吗?」我拦住了两人,问道。  「呵呵,果然会这幺认为吗?」听了我的话,那名女生不由得笑了起来。  「啊,不是吗?」  「呵呵,当然不是哦,我们两个虽然看上去不像,但确实是兄妹哦。」那名女生笑着回答道。  「原来是兄妹啊,还正是看不出来呢,如果不是认识的人,只怕不论是谁看到两位都会觉得两位是一对感情非常好的情侣呢。」听了我的话,那位哥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脸都红了。  「不过,要是他这种好色的家伙是我男朋友的话,我可头痛了。」妹妹似乎想起了什麽生气的事,转过脸去数落起哥哥来,那发嗔的模样实在是惹人疼爱。  「好啦,都说了那是意外了,还有我现在不是陪你逛街赔罪了吗。当着别人的面,你多少给我留些面子嘛。」  「哼,先饶过你。啊,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,对了,我叫理惠,这家伙是我那没用的大哥弘志,很高兴认识你。」  我没有答话,而是发动了能力控制他们,两人的眼神立刻都变得呆滞起来。「嗯,该怎幺玩呢?老是自己来也没什幺意思,不如这次换个玩法吧。嘿,便宜这小子了。」  我完成了对两人意识的修改,让他们认为我是两人最好的朋友,并且了约听从我的吩咐,另外还修改了一些有趣的部份,之后我唤醒了两人的意识。  「对了,好久没见了,没想到理惠现在长得这幺漂亮了。有男朋友了吗?」我主动打开话题。  「才没有呢,这个小丫头一点异性缘都没有,只好整天拉着我陪她,害的我周围连一个女人都没有。」这次是哥哥对妹妹发动了攻击。  「我看是你把话反过来说吧。」理惠当然不甘示弱,连忙反击,「明明是自己对妹妹有奇怪的想法,还把错推到我头上,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变态!」听到这话,哥哥的脸又红了起来。  「哦,请问发生了什幺事呢?」看到两人的表现,我不由得对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产生了好奇,便开口询问。  「我跟你说啊,这个家伙,居然偷看自己亲妹妹的身体哦。」  「喂,别说那种会让人误会的话啊,整件事情根本就是意外吧,你明明说你要和朋友约好一起逛街会晚一点回来,我又怎幺知道你会先回家洗澡啊。」  「哼,那你进浴室的时候怎幺不先敲门啊。」  「拜託,谁会在进浴室的时候敲门啊,更何况我更本不知道你在里面。还有我发现你之后不是立刻就出去了吗?」  「可结果是我全身都被你给看光了,明明都佔了那幺大的好处……」  「所以我不是答应你今天一天陪你逛街付账绝无怨言了吗。你看你今天买了多少东西……」  「好了好了,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很清楚了。」眼见事态愈演愈烈,我连忙打圆场,「弘志既然不是故意的,加上又出了这幺大的血本,理惠你就原谅他嘛。」  「哼,想让我消气可是没那幺容易的,今天不榨乾他的老本绝不回家!」听着这决绝的话,我不由得冷汗直冒,好可怕的小丫头,要是我有这幺个妹妹,一旦得罪了她可真是噩梦啊。  「咳咳,理惠你既然这麽生气不如听听我的意见吧。」我赶忙把话题引向重点,如果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的话恐怕就没完没了了,「与其这幺折磨弘志倒不如把这件事一次性解决了,既然弘志看到了你的身体,不如就让弘志现在给你看他的身体吧。」  「唔……嗯,好主意,真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,就这幺办!变态老哥,你听见了吗,还不赶快脱衣服给我看你的身体。」  「在、在这里?」弘志明显有些不敢,毕竟这可是在街道边上,周围还有其他行人来回通行。  「少啰嗦,叫你脱你就脱!」不愧是刁蛮的小丫头,居然直接动手扯她哥哥的衣服,看来小小年纪就颇有女王风範。  由于我之前的意识修改,弘志也不敢过分反抗,很快就被扒个精光,赤身露体的呈现在我和理惠面前。这一系列的举动也引起了过往行人的注意,周围很快就围上了很多人,不过在我的控制下,他们只会在一旁安安分分的当观众,不用担心有人来插手。  说实话,弘志的身材还算不错,可能是平时有锻炼的缘故,肌肉比较发达,皮肤也很有光泽,即使是做人体模特或AV男优也不逊色,不过性格上似乎有些放不开,就像现在全身赤裸的他还试图用双手遮挡自己的私密部位,脸上充斥着害羞和慌乱的表情,还好我不是同性恋者,否则恐怕已经将他就地正法了。  「理惠,看到你哥哥的身体有什幺感觉啊?」  「啊哈哈,看他这副搞笑的模样,还有他下面那根是什幺东西啊,好丑陋啊。」  在之前的修改中,我暂时封锁了理惠对于性的认识,现在的她对于男女之事一无所知,看着她毫不避讳的指着她哥哥的阳具嘲弄,令我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,「这样游戏才更加有趣啊。」我暗暗想着,嘴里却说道:「理惠,这是跟很神奇的棍子哦,现在虽然是软趴趴的,但你用手碰碰看,它会慢慢变硬哦。」  「是吗,好,我来试试。」嘴里说着,理惠已经迫不及待的用手拨弄起弘志的肉棒来。看到妹妹对自己的私处下手,弘志显得非常慌乱,但我在之前已经修改了他的意识,他的身体不可以做出任何的反抗,但理智却会清楚的知道发生着什幺,但无可奈何的他只能无力的求饶:「理惠,不可以这样,我们是兄妹啊。」  「啊呀,那又怎幺样?」我凑到弘志的耳边说道,「即使是兄妹,但你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吧,和这幺可爱的妹妹生活在一起,难道你从来没有产生过什幺别的想法吗?老实的跟我交代吧,别担心,你妹妹现在不会听到我们的谈话,放心的说出来吧。」  儘管万分不愿,但弘志还是无法违背我的命令,尴尬的说道:「有过。」  「呵呵,果然。那幺是从什幺时候开始的呢?」  「我也不知道,只是不知不觉间没法再把妹妹当成小孩子来看待,有时候会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看她。」  「哦,所以才会到浴室偷看妹妹的裸体?」  「不,那次真的是意外。」听了我的话,弘志忙不 的澄清。  「意外也没关係,告诉我,你看到理惠的身体后,有没有什幺反应,或者有什幺色色的想法?具体的说来听听。」  「看到她的身体后,我立刻就逃出浴室,不过却怎幺也平静不下来,之后一整天脑子里面都是当时的画面,连晚上睡觉时也是,做梦也、也都是、都是和理惠做那做事的场面。」说道最后,弘志的声音开始变得结结巴巴,脸也红的想颗西红柿般。  「既然如此,就让我来实现你的愿望如何?」说完这话,还没等弘志反应过来,我又如魅影般移到了理惠身旁,由于我没有对理惠下指示,她还在不厌其烦的玩着弘志的肉棒,就如同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,充满了兴趣,而肉棒也在这连续不断的刺激下变得挺拔威武了。  「好了理惠,先停一下。」我先叫停了理惠的动作,好让弘志可以暂时休息一会,也方便我接下来对理惠下令。  「怎幺样,好玩吗?」  「嗯,太好玩了,没想到臭老哥身上还藏着这幺有意思的东西,早知道的话我老早就据为己有了。」  「——b,我想这东西你是没办法佔为己有的吧。先不说这个,这东西还有更有趣的使用方法哦。」  「是吗,快点教我。」听到这话,理惠显得迫不及待。「小姐,你是有多喜欢这个玩具啊。」我不由得想道。  「这次不用手了,改用嘴。」  「用……嘴?」儘管失去了性知识,但潜意识中理惠似乎还有些许犹豫。  「哎呀,别担心,我不会害你的,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?」看到理惠的样子,我不得不加重控制。  「是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好朋友的话要听从……」理惠的眼神呆滞了一阵,随后便恢复了正常,高高兴兴地用嘴含住了弘志的肉棒。  「对,就是这样,记住不要用牙齿,就像这样来回吮吸,对了,舌头也可以用上哦……」  「唔……嗯……」在我的指导下,理惠开始卖力的舔弄弘志的肉棒,而弘志在理惠渐渐熟练的动作下,表情也从一开始的慌张慢慢变成享受的样子,腰部也开始随着理惠的动作慢慢摆动起来。  「呵呵,怎幺样?舒服吗?」看到弘志的表现,我不由得问道。  「舒、舒服。」  「还想要更加舒服吗。」  「想、想……不,不可以,理惠是我妹妹。」  「哎呀呀,还有自主意识吗?理惠,动作加快,弘志,你的感觉会越来越强烈,但是无法射精,除非你愿意承认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觉。」  「啊∼∼∼」在我的指令下弘志的,弘志的慾望已经被挑动到极点,虽然他理智的部份苦苦支撑,但终究抵不过慾望的侵蚀。在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喊之后,弘志内心的道德枷锁彻底崩坏,现在的他,满脑子都只有慾望的存在。  「我要,给我,给我————」  弘志的表现令我十分满意,可以进行最后的部份了,我对着理惠说道:「理惠,接下来我们要玩更有趣的游戏了唷。你先把裙子撩起来,脱掉内裤。」  理惠忠实的遵循我的指令,然后在我的引导下,撅着屁股,慢慢的一点点的把她哥哥的肉棒塞进自己的蜜穴中。「啊∼∼∼」开苞的疼痛惹得理惠一阵呻吟,没想到她还是个处女,早知道就该先消除她的痛感的,毕竟我不喜欢给自己游戏中的角色带来痛苦,没办法,只好让她的哥哥加倍努力,给她更大的快乐了。  「弘志,现在你的身体可以自由支配了,发挥你全部的慾望,给你和你妹妹都带来最大的快乐吧。」接收到我的指令,弘志终于得以释放自己的慾望,积蓄已久的力量化作动力,驱使他在妹妹的小穴中来回抽插。而被我消除了痛感并增强快感的理惠显然也陶醉在这背德的游戏中,由于弘志粗鲁的动作,肉棒每一次的拔出插入都会深深地顶入理惠的花心,给她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冲击。她的眼神渐渐迷离,腰部也开始学会配合他哥哥狂野的动作,完全沈浸在这糜乱的兄妹之爱中。  「呵呵,弘志,现在的感受怎幺样?」我笑着问道,「要不要乘机向你妹妹表白啊?」  「好、好棒的感觉,我一直以来都想这幺做。」听了我的话,弘志一边继续做着活塞运动,一边吐露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,「理惠,从那一次我不小心看到你的身体后,我就一直幻想着现在的场景,我知道这是不对的,但是我没有办法控制我自己。我越是试图压制,这种感觉就越强烈,甚至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以至于这几天我只要看到女性都会不自觉的幻想跟她们做爱的场面。今天也是,在公交车上看到那对母女时,在服装店看到那名店员时,我心中都产生了莫名的冲动,可是到最后,这种冲动的对像都会转移到你的身上,我才明白,我真正想要得到的只有你而已。」  听了弘志的表白,我脑海中产生了大量的疑问。公交车,服装店,这不都是我今天的路线吗,为什幺会和弘誌所说的如此相符?还有,为什幺之前都没发现,我的脑海中只有今天的记忆,明明在这个梦境世界中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可我却不记得以前做过的事。不,我好想慢慢的想起来了,昨天我好像是在公交车上……服装店……不单如此,前天,大前天,每一天,我想起来了,在这里我每一天的行动都是完全相同的,每天都是如此,不断往复,我、我到底在做什幺?  「哥哥,求求你清醒过来吧。」不知何时,理惠居然恢复了神智,儘管弘志仍然在不停的抽插着她,但理惠的表情却是无比平静,她用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神看着我,带着哀怨的声音对我说道,「哥哥,理惠一直陪在你身边,可你为什幺还不醒过来呢?」  「你、你在胡说什幺啊,我现在很清醒啊,还有,你哥哥是弘志吧。」  突然,我感到一阵眩晕,在睁开眼,居然发现自己正站在弘志的位置上,下身还紧紧地插在理惠的体内。「这、这到底是怎幺回事?」我已经陷入了混乱中。  「哥哥,请你平复心情,仔细的回想,那幺你就会知道什幺是现实,什幺是梦幻。」理惠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。  「现实……梦幻……」我闭上眼睛拼命回想着,慢慢的,脑海中浮现出许多画面,对了,这些画面以前也出现在我脑海中,只是我没有注意到罢了。  「理惠,别哭了,坏狗狗已经被哥哥赶跑了。」  「理惠,晚饭已经做好喽,是你最喜欢的炸薯饼哦。」  「理惠,别担心,哥哥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。」  「理惠,哥哥会一直保护你的。」  「理惠长大后要做哥哥的新娘子。」  记忆的碎片如同电影一般在我眼前不断浮现,我,是弘志?我是理惠的哥哥吗?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?  在我几近混乱的时候,眼前又浮现出了一组画面,我想起来了,那是我最后的记忆。  「理惠,你差不多改消气了吧,你看你都已经买了这幺多东西。」  「哼,想让我消气可是没那幺容易的,今天不榨乾你的老本绝不回家!接下来的目标是对面的那家店!」  「有车!理惠,危险!」  !!!  我终于想起了一切,在和理惠逛街的时候,看到理惠快要被车撞倒,我下意识的冲过去,推开了理惠,而自己……  「原来,我已经死了吗,那这里是……」  「不,你还没有死。」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,我睁开眼睛,只见一切都消失了,街道、房屋、行人,还有理惠,四周被黑暗所笼罩,只有一个人站在我面前,这个人,和我长得一模一样!  「你是谁?」我不禁问道。  「我就是你。」这个人回答道,「我是你心中良知的部份所生成的人格,是只存在于这个梦境世界中的虚幻的存在。」  看着我难以置信的神情,他又接着说道:「其实,你为了救你妹妹被车撞了之后就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,但你的思维并没有停止,并构筑出了这样一个梦境世界,但是,当你发现这个世界可以由自己随意支配时,你心中的黑暗面一瞬间扩张开来,吞噬了你的心灵,而我,就是你在迷失之前所分离出的清醒意志,我存在的目的就是帮你驱走内心的黑暗,并恢复你失落的记忆。」  「那为什幺到现在才唤醒我,我、我居然对理惠做出了那样的事情,我、我……」  「在这个世界中,你是绝对的存在,凭我的力量无法直接唤醒已经被黑暗吞噬的你,只能从侧面对你的记忆进行刺激影响,但你沈浸在慾望的快乐中,普通的刺激根本达不到效果,所以我尽可能把你的活动範围限制在这条街道上,并且影响你令你每日都按照车祸当天的记忆来行动,试图用你记忆中最后的印象来刺激你,但之前每一次到最后,你都姦淫了理惠,即使我恢复了你的记忆,你也因为沈重的负罪感而崩溃,我不得不影响你的记忆使你忘记一切重新开始。一直以来,我都在不断地重複相同的工作,直到这一次,你让虚构出的自己的分身和理惠做爱,自己本身只在一旁旁观,你的意识处于相对清醒的状态,本身的负罪感也较低,所以我便藉用理惠的身体向你传达讯息,这一次我终于在你保留理智的情况下恢复了你的记忆。现在,如果你愿意接受这些事实,驱走内心的黑暗,你便可以离开这永恆的梦境,在现实世界的你也会清醒过来。如果你不愿意,当然也可以继续作为神一般的存在活在这个梦境中,只是这一次,你的自我意识已然复甦,我将无法再影响你,在现实世界的你也将成植物人永远的睡下去,不过只要你的本体不死,这个梦境就用不会消失,无论你要做什幺,在这个世界中都可以办到。好了,你要作何选择?」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       结局(一):Bad End  「我愿意接受这一切,也会重拾自己的良知,但我不会让现实世界的自己清醒。」  「为什幺?」  「儘管是在梦中,但我伤害了理惠却是不争的事实,应该说,在我的潜意识中还是藏有那种黑暗的思想,这样的我即使清醒了,也没有办法坦然的面对理惠。」  「那幺你的决定是……」  「我要毁掉这个梦境,连同自己这个卑劣的人格一同毁灭。」  「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,那幺,如你所愿。」  接受了我的意愿,梦境世界开始崩塌,而我的存在感也慢慢消失。我并没有后悔,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理惠。  「对不起,理惠。哥哥不可以再保护你了……」  现实世界中?一间病房内  「医生,病人的脑电波停止了,已经确定脑死亡了。」  「太太,对不起,我们已经尽了全力。」  「笨蛋老哥,为什幺会这样,不是说过要一直保护我的吗?呜……」  病床上,少年静静的躺着,脸上却带着满足、安详的表情,儘管维持生命的导管已经被拔除,心电图上的波纹跳动也越来越慢,终于,完全停止。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      结局(二):Happy End  「我愿意接受这一切,也会重拾自己的良知,但我不会让现实世界的自己清醒。」  「为什幺?」  「儘管是在梦中,但我伤害了理惠却是不争的事实,应该说,在我的潜意识中还是藏有那种黑暗的思想,这样的我即使清醒了,也没有办法坦然的面对理惠。」  「那幺你的决定是……」  「我要毁掉这个梦境,连同自己这个卑劣的人格一同毁灭。」  「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,那幺,如你所愿。」  接受了我的意愿,梦境世界开始崩塌,而我的存在感也慢慢消失。我并没有后悔,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理惠。  「哥哥,不要离开我。别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。」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即将消失的我。我回过头,居然是理惠!  「理惠,为什幺你会出现?」  「因为你心中始终放不下她。」代表良知的另一个我说道,「这是属于你的梦境世界,它会忠实地反映你的心。既然这幺放不下,为什幺不坦然面对呢?」  「可是我毕竟……」  「没关係的,人类本来便是天使与恶魔的混合体,善与恶始终是并存的,我们没必要为此羞愧,关键还是看自己在紧要关头站在哪一边。就好像你,在最危险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救了理惠,还有刚刚,你宁愿毁掉自己也不愿意再继续活在这个可以随心所欲的梦境中,这才是你的本性。只要紧守住自己内心的良知,你就是世界的唯一。」  我的身体突然被一阵洁白的光笼罩,缓缓地向一扇发出耀眼光芒的大门移去。  「来吧,回到属于你的真实世界吧,在那里,还有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在等着你。切记,别忘了你刚刚作出选择时内心的那份感觉。」  现实世界中?一间病房内  「哼,正是老天不长眼,被轿车正面撞上居然只受了轻伤。」病床前的少女一边用无所谓的口气说着,一边用牙籤插着切好的苹果餵到对方的嘴里。  「居然说这幺无情的话,也不想想我是为了谁才会躺在这里。」病床上的少年一边吃着苹果一边说道。  「你还说,都怪你,明明只是轻伤却一直昏迷,怎幺也不醒。尤其是那天,不知怎幺的突然心跳减慢,害的我和妈妈担心死了,接着又突然醒了过来。你妹妹的心脏可经不起这幺折腾啊。」  「哈哈,对不起,对不起。不过实在是太好了,理惠你平安无事呢。」  「说、说什幺哪,少肉麻了,臭老哥。」听了少年的话,被称作理惠的少女不由得脸颊发红。  「咳咳,那个,当时你为什幺会冲过来啊,差点害的自己没命。」  「胡说什幺呢,谁让你是我最重要的妹妹呢。」  「可、可是,要是你有个万一,那我怎幺办,别跟我说你忘了以前的约定了。」  「呃,你说的是?」  「就、就是,『一直保护我』,『永远陪着我』什幺的,还有,那个,『长大了要……』讨厌,别让人家说这种难为情的话嘛。」  「呵呵,想不到你也会害羞啊。」  「才、才没有呢!」  「不过,与理惠的约定我都记着,老哥我可不是那幺容易毁约的人哦。对不起,这些日子让你担心了,我回来了,理惠。」  「嗯,欢迎回来,笨蛋弘志。」  病房内,少年与少女开心的交谈着,窗外的夕阳照射进房间,给整个房间染上了绚丽的颜色,一切都显得那幺温暖,那幺真实。             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