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另类综合  »  我把熟女樱的老公带上我的床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我把熟女樱的老公带上我的床
如果您支持激情网(517av.),请将本站地址转发给您的朋友!我是晶铃,今年已经44岁,164公分,移民加拿大之前是个台北市一所高中的重点升学班的英文老师。我长得清新秀丽、婉约动人、身材苗条(当然是十几年前,年青的时候啦)。我现在已经是体态丰盈的熟女辣妈了,我常听我女儿的男同学在背后,说我是个MILF。  我的老公也已经51岁啰,和我一样高,164公分。退休之前是一家公司的高阶主管,是众人称羡的竹科电子新贵。  在移民之前,我们在台湾已经很久没有参加换妻联谊了。我的姊夫辉雄,学人家在大陆搞了个二奶,静香气得跟他离了婚。静香不久又再婚了,再婚以后,也不敢让她的新老公知道,她跟我们曾经3P又4P的事。筱菁也嫁为人妇,有了孩子。  人家说,人际关系的亲疏,会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,真的一点都不错。财务长和他太太晓娟移民去澳洲以后,我们就断了音信。我们自己移民之后,和日本的铃木一家也就没再来往了。  虽然说我和浩浩到目前为止,仍然保持生意盎然的性生活,但是和以前羶腥猛辣的荒唐岁月比起来,现在只能算是清粥小菜。清粥小菜虽然有益健康,但是每天吃着,偶尔还是很怀念过去的林林总总,而盼望着能有机会加点菜。  这时候,我们夫妻从网路上认识了熟女樱。熟女樱42岁,163公分,和我一样是新竹县的客家人,我们是同一所高中毕业,是前后期的学姊妹。她老公50岁,173公分,是个公务员。  我比浩浩更爱樱妹子的文章。也许因为我和她有同样的生长环境,她小说里面的场景和我有深厚的地缘关系,所以它的情节就能深深地扣动着我的每一根心弦,引起我无限的遐想。我常常幻想,我就是熟女樱,我无拘无束的和周遭的男人享受着性爱生活。  坦白说,知道樱妹子要来找我们的时候,我的心里并没甚幺特殊的感觉。倒是知道樱妹子的老公要来以后,心里有一阵悸动,和莫名的期望。我的内心深处,开始激起原始的骚动。  盼啊盼着,终于盼到了熟女樱要来的那天。白天里我帮熟女樱他们准备房间的时候,一想到这里可能是我可以重享4P乐趣的场所,不禁脸红心跳起来。樱妹子他们坐的是华航,到温哥华机场大概是晚上八点多。离他们到达的时间越近,我的心跳也越快。我怕我的脸红会泄露我心里的袐密,就藉口说家里还没收拾好,还得准备东西给客人吃,就叫浩浩自己去接机。  看看已经快晚上十点,我知道他们快到了,赶快收拾妥当,刻意的化了一下妆。我淡淡地抹了点眼影,刷了点腮红,换上一套樱红色的性感内衣,外面穿着一件领口比较宽松的T恤衫和牛仔短裙。  终于听到车库门开了的声音,我赶快出门迎客。樱妹子穿了她自拍的时候,常穿的那件迷你碎花洋装,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,身材比照片里高挑一点。他老公跟在她后面,长得高高壮壮的,看起来蛮忠厚老实的,一点也不像性爱玩家。  「你好,吴太太!」他们同声招呼。  「欢迎,欢迎,叫我晶铃就好了。」  「那幺,你们就叫我大宝好了。」樱妹子老公说着,就上前和我握手。他热情的一双大手,一下子就把我的小手,捏在他温热的掌心。我一想到照片里,他那比浩浩略大的阴茎,今晚可能会抽插着我,我的脸不禁又红了。  一阵寒喧之后,我先领他们到客房放行李。樱妹子一直说我家好漂亮,她老公一直称讚我把家里收拾得好乾净。  他们的床上铺着一层凉被,我问他们:「这样够不够?」  樱妹子的老公说:「我不怕冷,没关系。」  樱妹子说:「这边比较凉,我比较怕冷,能不能再帮我加一床毯子?」  我就搬了把凳子垫脚,探身到柜子上层搬毯子。我可以感觉到,身后正有一道锐利的目光,看着我裸露的大腿,说不定也看到了我的小内裤。我故意在上面磨磨蹭蹭,拖延时间。  「我看再多给你们两个枕头好了。」我说着,丢下两个枕头给樱妹子。  我接着对她老公说:「宝哥,麻烦你来接下毯子。」樱妹子老公接毯子的时候,不知道是故意,还是不小心,手碰了一下我的大腿,我差点没两腿发软,跌下凳子。  我下来帮他们把毯子铺在床上的时候,樱妹子在另一头帮忙,她老公一直呆呆站着,似乎在从我俯身低下的领口,窥伺我的乳沟。我就故意放慢动作,让他老公多视奸我一会儿。  「好了,可以了,晶铃姊。」樱妹子好像发现他老公眼光不正,心怀不轨,便催促着我出去。  「那幺,到饭厅吃点消夜吧。」我招呼着他们。  「嗯,不用客气了。我们大概因为时差的关系,很睏了,想洗个澡,赶快睡觉。」  「哦,那幺晚安了。」我只好姗姗地退出他们的房间。  那天晚上,我心里的躁动达到极点。半夜里便从一场春梦中醒来,下面肿肿胀胀的,又觉得特别空虚。我闭着双眼,右手往身旁一探,就探到我所孰悉的男根。轻轻褪下它的包皮,温柔地在龟头爱抚几下,它就变大了。我把它从内裤里掏出来,它的主人也醒来了。我继续套弄着它,它变得硬梆梆的,我翻身起来把它含在嘴里,用我的舌尖挑拨着马眼。  浩浩终于完全清醒了。快二十年的夫妻生活,我太了解他了,这是引诱他搞我的伎俩。他脱下自己的裤子,也脱掉我的睡衣,他的右手揉捏着我的奶头,左手向下掏弄着我的私处。  「你的下面怎幺这幺湿,又做梦了啊?」  「嗯,」我嘴里含着他暴涨的男根。含混的回答着。  「你最近比较骚哦。」浩浩总不忘记亏我两句。  「你不喜欢吗?」我一面说,一面翻身跨坐在浩浩身上。我用右手翻开我的阴唇,左手抓着浩浩的鸡鸡,把它的龟头在我的洞口磨来磨去。我明明想让它戳进去我的妹妹里面,可是我要先玩一阵子。  浩浩的双手,把我两颗肿胀的乳房,用力地掌握着的。他的拇指和食指,捻着我的奶头,我终于受不了了。我的身体向下一沉,让我的阴道紧紧地裹着我最喜欢的男根。我俯身向前,把我的右边的奶头,凑向浩浩的嘴边。  浩浩张大了口,把我整个乳晕含在嘴里。一面用他的舌头,很灵活地拨弄我的奶头,他同时挺起他的臀部,把他的鸡鸡深深地插进去我空虚的阴道里面。  「哦~~」我不由得吟哦了一声。空虚的阴道,终于得到有力的冲击。我开始前前后后扭动我的腰肢,夹紧我的阴道,用我的妹妹套弄着浩浩的鸡鸡。浩浩也很有默契地配合我的节奏,一下一下地向上顶着我的阴道深处。  「舒服吗?」浩浩问我。  我最喜欢浩浩了,每次一面办事,都会一面问我舒服吗。他很在乎我的感觉,不会像大部分的男人,光会自己顾着自己抽插。「嗯,我的小鸡掰………最喜欢给你的大鸡鸡肏了。」我也选择最淫荡的字眼回答他。  浩浩听了以后,更卖力地干着我。我也甩着我的一头乱发,晃着我的丰乳,加大我的动作,更用力地夹着浩浩的鸡鸡。我故意很大声地做爱,恨不得隔壁客房的人听到。不过这里的房子都是木头盖的,地板又铺着地毯,隔音效果特别好,我猜他们应该是听不到的。  「还是换我在上面吧。」浩浩看我已经满头大汗了,体贴地说。  「嗯,不必………我今天要在上面………把你弄出来。」我继续用我的阴道,一上一下地夹着浩浩的鸡巴。  「嗯………太爽了………我快出来了………」浩浩说。  「不行………再等一下………」我故意逗他。  我又重重地套了十几下,每下都让他的鸡鸡进去我的最里面。我的淫水越流越多,我的阴道越戳越热。终于,我达到了高潮,我的阴道迸出浓浓的阴精,喷在浩浩的龟头上面。我放慢了速度,趴在浩浩身上,紧紧搂着他。  「呼~~真爽………」浩浩一边吼着,一边也快速地抽送他的鸡鸡。终于,他也把浓浓热热的精液,射到我的子宫深处。  「嗯,嗯………哦………哦,………」又高潮了一次,我满意的娇喘着。  那晚,我和浩浩双双都达到很久没有的高潮。我猜,他幻想着我是樱妹子。我当然幻想,他就是樱妹子的老公宝哥啰。好不容易,终于消了火。我依偎在浩浩怀里,安稳地睡我的回笼觉。  第二天,我们载樱妹子夫妇,到我家附近的史丹利公园走走。途中,除了在图腾柱区、灯塔、海边步道几个景点逗留之外。我还刻意带他们走公园里的无人花间小径,希望能诱发他们野曝自拍的念头。可是,他们似乎不为所动。  唉,明知道客人是自拍玩家、换伴群交的同好,但因为有言在先,我们都必须装作不知道。作为主人的,也不能随便就把话题引到那边,两家人真不知道要聊些什幺才好。  我和樱妹子在她老公前面,只好就着我们共同的记忆,回忆一下高中时代的糗事,还有家乡的近况,和我们毕业以后各人的际遇。我们当然都避开有关自拍和换妻的话题。  不过,只要他老公不在旁边,樱妹子就马上和我聊彼此的色文里,换伴群交的细节。  樱妹子说:「晶铃姊,其实你和我的情况不同。我的性开放是被老公调教的,甚至是被环境逼迫的,就像我公公诱奸我。可是你却永远是联谊性戏里的主导,我说的没错吧。」  「嗯,从和我姐姐姊夫的交换开始,几乎每次联谊都是我设计的。当然我事先也知道浩浩也想这样玩,我的设计才能成功。其实有几次,我也是被环境逼的。像被教学组长迷奸,被蓝球校队轮奸,其实都不是我能控制的。」  「那你和我一样,是在保守的客家庄长大,为什幺你的性思想那幺开放,性行为那幺主动呢?」  「其实,我姊姊静香对我的影响很大。你也知道,我们小时候家里环境不是很好,必须几个姊妹挤在一张「旷床」(大通铺)睡觉,我和静香只能共用一床被褥。在冬天的寒夜里,常常在静香的主导下,两人在被窝里脱光彼此的衣服,在黑暗中探索彼此的身体。直到静香结婚了,我北上求学,我们才终止这个类似同性恋的行为。」  我看看樱妹子老公还没跟上来,便接着说:「静香结婚以后,常叫我去她家玩。她刚结婚的时候,和公公婆婆住在台北旧市区的一栋老旧的透天厝。一楼前面是店面,后面是办公室和仓库。二楼是餐厅、厨房和她公公婆婆的卧室。静香夫妻和辉雄的两个弟弟住三楼。我去她家的时候,就睡他弟弟的房间。」  「你睡他弟弟的房间?」  「哦,别误会了,他弟弟当兵去了。每次静香他们办事的时候,都故意弄得很大声,尤其是静香,她好会叫哦。我第二天问她,真的那幺爽吗。她就跟我说,辉雄的鸡鸡有多大,有多厉害。每次我在她家洗澡的时候,都会觉得有人偷看。我跟静香讲,她都毫不在乎。她说,嗨,那是辉雄或者她公公在偷看,别介意。慢慢的我也喜欢被人家偷窥了。」  「我也是耶,坦白说,我很喜欢被我公公偷窥。」樱妹子回应着。  「我结婚不久,刚搬了新家。有一年夏天,颱风来袭。浩浩又到日本出差,我一个人不敢住新家。静香就叫我过去她家,我就去了。结果到了晚上,忽然停电,一片乌漆墨黑的,我吓死了。我就吵着要静香过来跟我睡。睡啊睡的,到了半夜,我忽然觉得床板在摇,我以为颱风要把房子吹垮了。睁眼一看,竟然是辉雄跑过来,就在我们床上和静香办事。」  「然后呢?」樱妹子急切的问着。  「我就假装睡觉,就着烛光瞇着眼睛,偷看他们办事。虽然我已经结婚了,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真人演出的春宫秀,而且就在我的床上演出。看得我是脸红心跳,欲火焚身,恨不得也加入他们。他们办事的时候,辉雄一直看着我,想要偷摸我,都被静香制止了。最要命的是的那个死静香,又故意淫声浪叫得很大声,我想装睡,都装不下去了,只好爬起来。他们夫妻就找我一起3P,但是那时候,我还是不敢。我只是紧张的紧闭着眼睛,让我姊夫摸摸我的奶,把我的胸部裸露给他看而已。从那时起,我就开始想方设法地,设计我们和静香夫妻的4P联谊了。」  「浩浩不知道吧?」  「当时他不知道。现在他都知道了。…………喂,昨天晚上你真扫兴呢,那幺早就睡觉!」我娇嗔着,埋怨樱妹子。  「唉,对不起。才刚来嘛,你急什幺?这几天有的是机会。」樱妹子打了我一下。  这时,樱妹子老公跟上来了,我们才终止了这段私密的情色对话。我的心里开始设计勾引樱妹子老公,陷害樱妹子的计画。  无巧不巧,我忽然想到那天晚上,蓝月pub刚好有ladies‘ night。我终于成功地把他们全部带到蓝月pub。(详情请见情色文学区另文:《熟女樱换夫之旅,上了晶铃老师的床》)  在蓝月pub,我被那个叫汤米的外国舞男,蹂躏得全身虚脱无力。从蓝月pub回到家,我觉得我的下体还沾满汤米的口水,和我的淫水蜜液,狼狈不堪,真想立刻沖个澡。我看看樱妹子也和我一样,衣衫不整头发凌乱,便招呼她也去洗澡。  等我洗完澡,卸了妆,换上睡衣,发现他们一伙人还意犹未尽,坐在客厅闲聊。浩浩还开了瓶红酒帮大家满上,大家就聊着温哥华地区一些旷男孤女的情色逸事。  聊到最后,我开玩笑的对樱妹子说:「你的老公今天最乖了,真委屈他了,让我来补偿补偿他吧!」  没想到樱妹子用略带哀怨的眼神看了她老公一眼,说:「他才求之不得哩!他昨天晚上就跟我说,他真想和你睡一觉。」  他老公看看浩浩,浩浩竟然对他说:「那我可以借樱妹妹一晚吗?」  宝哥豪爽地说:「那有什幺问题。昨天晚上阿樱就偷偷跟我承认说,想和你交换呢!」  我气得马上拉着樱妹子的老公宝哥,向主卧室走。走到房间门口,宝哥犹豫了一下,说:「真的可以吗?」  我笑着说:「樱妹子今天已经把你们跟小童、老汪和王先生换妻联谊的事,都跟我说了(其实是我早就从樱妹子网路上的贴文知道了)。」  「那你们夫妻有联谊过吗?」他呐呐地问道。  我假装赌气,嘟着嘴唇的说:「就当做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联谊吧,可便宜到你喽你。快先去洗个澡吧。」  等宝哥很快地洗完澡,围着浴巾出来,我已经脱光衣服在被窝里等着他了。因为人家今天实在太想要了,尤其想试试宝哥哥的大号男根。  他看到我红着脸,半个胸部从被窝里裸露出来,就知道怎幺一回事了。他说:「等我回房间拿个相机。」  我快被他打败了。我跟他说:「不要去吵樱妹子和我老公了。」就叫他从我们的床头柜拿出我们的数位相机。我知道宝哥有爱拍照的怪癖,我就故意装作很害羞的样子,配合他的指令,迎合着他,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给他拍。  我起先只让他拍我半个胸部。然后他叫我翻过身,让他拍我全裸的背部。他看到我的翘臀,就说:「我今天一直走在你们后面,为的就是想好好欣赏你的翘屁股,真是太性感诱人了。」  然后,他叫我用我的两腿夹着棉被,裸着全身给他拍。当我拉下被子,露出我雪白修长的双腿,对他抛出媚眼的时候,他已经受不了了。他马上扑到我的身上,用他结实的臂膀,把赤裸裸的我,紧紧搂在他的怀里。  他腾出一只手揉着我的丰乳,说:「你的奶比阿樱还大,还细,摸起来好舒服。」他另一只手在我的身上游移,他用指甲轻轻搔着我的背部,又麻又痒又舒服。宝哥从上面慢慢搔往下面,当他搔到我的尾椎部位时,我不由得全身一震,紧紧地抱着他。  人家说,女人全身的皮肤,都是性敏感地带。我最有深刻的体会,我最喜欢男人在爱爱以前好好地抚摸我。每个男人爱抚的力道、节奏、和手法,就是不一样。被陌生的手第一次抚摸的感觉,就是新鲜,你不知道该预期甚幺,你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摸哪里。  宝哥抓着我的手去摸他的阴茎,我不自觉的把它和我曾经接触过的男根做比较。他的阴茎和浩浩一样粗,比浩浩的长一些。但是又不像辉雄的那幺长。对五十岁的男人来讲,他的阴茎算是坚挺有劲的。  我今晚的性緻早在蓝月pub就被撩拨起来,我已经忍太久了。我马上打开双腿,把我饥渴而淫水已然四溢的肉穴,迎向樱妹子老公的阴茎。  宝哥哥大概很讶异我居然这幺饥渴,就很坏心的故意把阴茎在我的洞口磨来磨去,就是不进来。我知道男人的心里想甚幺,我就厚着脸皮,用最嗲的声音说:「嗯………宝哥哥,快进来,嗯………妹子的小穴穴吧。」  宝哥哥大概作梦也没想到,我可以变成这幺淫荡的女人吧。他马上就着我温热的爱液,向前用力一挺,就把七八吋长的阴茎戳进去我的肉穴。呼~~被陌生的阴茎第一次抽送的感觉,真是新鲜不一样。宝哥哥的阳具一下一下地,有力地冲击我的下体。  「嗯,嗯,嗯………」他每一下有力的冲击,都让我不由得发出娇嗔淫叫。我放肆的浪叫着。我刚刚故意没带上房门,就是希望浩浩在另一个房间,能够听到我淫荡的呼唤,分享我的欢愉。  我终于发起情来,把我细长的双腿盘上他的腰身,配合着我又会吸又会夹的阴道,用我的臀部慢慢转、轻轻顶。我舒服得闭上双眼,细细品尝期待已久陌生的男根,在我体内肆意的进出抽送。  「我们去看看阿樱和你老公玩得怎幺样,好不好?」宝哥忽然提议。  「好啊,我也想看看樱妹子到底和我老公战况如何。」  我和宝哥赤裸着全身,相拥走向客房。看到樱妹子居然和浩浩在浴室里,就干起来了。樱妹子的老公叫我趴到浴室的地板,我把我的屁股翘得高高的,等待他的临幸。宝哥准备好相机,就继续一面用力肏着我,一面拍着他老婆和我老公性爱的照片。  当天晚上,我们四个人不知道怎幺搞的,最后都一起挤在主卧室的大床上睡觉。我终于再度成功地利用大家色欲薰心的时机,把樱妹子的老公带上了我的床,久违了的换伴群交终于又实现了。  第二天睡到快中午,我首先醒来,便到厨房准备早餐。不,应该说是早午餐brunch吧。没想到樱妹子也蹑手蹑脚的,跟我到厨房。  「樱妹子,你也醒来了啊。」  「我早就醒了。看你们都睡着那幺沉,就多赖在你们身边躺一会儿。」她接着说:「晶铃姊,我在早餐店工作惯了,就让我来准备早餐吧。」  「也好,我们一起弄吧。」  「晶铃姊,昨晚大宝怎幺样?」  「嗯,很好。不过可能我太急躁了,事后觉得好像前戏太短了,有点不过瘾呢。你觉得浩浩怎幺样呢?」  「我也和你的感觉一样ㄟ。」樱妹子脸上抹过一点红霞说道。  「谁还不过瘾哪。」浩浩也来到厨房,被他偷听到我们说悄悄话了。我回头看看他,他居然一早就穿戴得整整齐齐的。他过来习惯性地亲我一下,也亲了樱妹子一下,还趁机又抓了一把她还半露在外的乳房。  「樱妹子和她老公已经不是外人了,你干嘛一早就穿戴得这幺整齐啦。」我问浩浩。  「呕,我等一下就要出去。」  「樱妹子都还没过瘾,你干嘛还出去。」  「晶铃姊,你别栽赃陷害我。明明是你自己还不过瘾的。」樱妹子急着辩白。  「哪,我不是为你的幸福着想吗。」我接着转身问浩浩说:「说正经的,你要去哪里?」  「今天中国文化基金会有事,我必须当值。」  「今天是星期六周末耶。」  「正因为是周末,正职人员都休假了,就要我们义工去当值。去帮忙接电话,帮忙安顿新移民。」  「嗨,请个假不就得了。」樱妹子老公也来到厨房,打岔说道。  「你还别说,今天我如果是全职员工,我还好请假。反而因为是义工,属于荣誉制,反而不好意思请假。」浩浩解释着。  「那今天的节目怎幺办?」我问浩浩。  「就麻烦你多费心陪陪客人吧。」  我斜着眼睛,瞅着宝哥说:「那就便宜了宝哥哥,玩一王二后瞜。」  大概昨晚被我吓到了,宝哥摇摇头,讪讪的笑着说:「我,我可能应付不了。」  「那,浩浩你说怎幺办啦。」我问浩浩。  「嘿,你是小精灵,你还问我怎幺办。」  「那到时你可别后悔,说你吃亏了。」  逮到这个机会,我的小脑袋又开始设计今天的节目了。  吃过早午餐,浩浩真的就到基金会当值去了。宝哥主动下厨去洗碗。「还是外省老公好。我们家浩浩从来就不会帮忙家事。」我夸奖樱妹子老公几句。  樱妹子在一旁,不以为然的说:「哼,依我看哪,太太和老公都是人家的好。」  「那幺,今天我可要帮樱妹子,找一位人家的老公啰。」我打趣着说。  「真的可以吗?」樱妹子老公问道。  樱妹子说:「你看看,哪有这种老公,一天到晚要帮老婆找男人。」  「说真的,在这里要找的话,还真不容易。因为台湾人的圈子太小了,这种事很容易传出去。帮你找个洋人行不行?」我问樱妹子和她老公。  樱妹子对她老公说:「你说行不行?」  宝哥说:「只要你看顺眼就行。」  我说:「那昨天晚上在蓝月pub,跟我玩的那个舞男汤米,你看怎幺样?」  「他,他蛮不错的啊。」樱妹子吞吞吐吐地说。  「岂止蛮不错。他长得帅,体格又棒,体力又好,这下卯死你了。」宝哥对樱妹子说。  「他肯吗?要花钱吗?」樱妹子问。  「他昨天晚上就一直耸恿我,要我们两个和他有一夜情,被我婉拒了。现在我们找他,他高兴还来不及呢。」  我就从皮包找出汤米偷偷留给我的电话,跟他联络。果然不出我所料,我只大概跟他说明一下情况,他就很高兴地答应了。有汤米在场,就不便在我家联谊了。我就约他在北边市郊,蓝月pub附近的一间motel见面。  我们一行先到了motel,check-in之后,我打了行动给汤米,告诉他我们的房号。樱妹子进去房间转了一圈,脸上的表情有点有点失望。我知道她在想甚幺,这个房间的设备很阳春,只有两张大床和一组沙发,在套间的浴室里,连个按摩浴缸都没有。我向樱妹子和她老公解释说,加拿大和美国的motel都长这个样子。而且收费一律按过夜计算,没有甚幺休憩的房价。  过了一会儿,汤米到了。我打开房门,他高挑的身材,穿着一身配色素雅大方的名牌休闲服,以优雅的仪态走了进来。  我招呼他到沙发坐下。我们四个人就大眼瞪小眼的傻笑,不知道如何打开僵局。樱妹子和她老公本来就不会讲英文,我是一时找不到话题。  感觉过了很久,宝哥首先打破了僵局,他要我问汤米,待会儿可不可以照相。  汤米说,他刚跟模特儿经纪公司签约,想到中国发展。经纪公司提醒他,从事这个行业,要特别小心拍照的对象和场合。否则,不但会断送了职业规划,甚至还得赔经纪公司所投资的训练费用。  宝哥要我再问汤米,穿衣服拍可不可以。汤米笑着说,穿衣服坐在沙发拍就没问题了。  汤米刚好坐的是两人座的love seat,我和樱妹子便坐到他两旁,我们三个人就挤在love seat里面。  宝哥开始帮我们拍照,大家终于打破了隔阂,聊开了。  汤米说,他今年24岁。几年前从艺术学院毕业舞蹈系以后,一直找不到工作。在蓝月pub的表演,一个月只有一天,只能算是个小兼差。后来才被模特儿经纪公司录取,训练了半年,最近才正式签约。  天哪,24岁。看他留着短短的络腮鬍子,好像三十好几了呢。算算他的年龄,才和我女儿的男朋友相当。男人们常说:老牛吃嫩草。那幺,我们今天岂不是老草喂小牛啰。樱妹子悄悄地跟我说,她也有同样的感觉,而好像玩不起来。  我把我们的想法告诉汤米。  他听了以后一直哈哈大笑,一直说我们骗他。  这也难怪,跟西方女人比起来,东方女人比较不显老。依西方的标准看来,我和樱妹子不过是三十岁上下。怪不得汤米说,他一直把我们当作他的姊姊。  宝哥说:「人家找牛郎,都恨不得找年轻的。你们还怕甚幺?就把他当作四十岁的壮牛不就得了?」  宝哥一面拍照的时候,汤米的一双大手不断捏揉着我和樱妹子的肩膀和脖子。他的手劲实在太好了,捏得我和樱妹子两个酥酥麻麻地,都摊在他的怀里,任他蹂躏。  汤米说,既然我们喜欢拍照,他可以教我们摆几个pose,拍起来保证美美的。我和樱妹子一听,都高兴得跳起来拍手叫好。  在汤米的指导下,我和樱妹子就坐在床上,一件一件脱去彼此的衣服。宝哥不断从不同的角度拍照。慢慢的我和樱妹子就一丝不挂地,裸露在两个男人面前。我们两个到最后,都不约而同的把双腿打开成M形,恨不得让那两个男人,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我们最隐密的私处。  我看樱妹子的下面,已经和我一样:在她茂密的桃花源的尽头,晶莹的淫液已经漫延开来了。我一直摆出撩人的姿态,引诱汤米过来一起拍照,他虽然下面已经鼓得高高的,却坚持不愿入镜。  大家的感觉渐渐都high起来了。樱妹子就叫他老公赶快把相机收起来,我也叫汤米过来,让我脱去他的衣服。  汤米站在床前,抓着我雪白丰满的双乳,拼命揉捏我的乳头。我被他捏得不由得心跳加速,扭动着身躯。我涨红着脸,叫樱妹子和我一起,把手伸进去汤米的底裤里看看。她一摸到汤米沉甸甸毛茸茸的两粒蛋蛋,就和我昨晚一样,全身兴奋得直打着哆嗦。汤米的阴茎大也一下子就暴涨数倍,一支10寸长的巨屌就这样弹出底裤。  我把那天在舞台上没来得及细看的一支巨屌,捧在手心仔细端详。汤米虽然是白人,一只巨屌却黑得发亮,上面布满暴怒的青筋。我用手指圈住它,还无法合围,直径大该有两寸出头吧,我在心里度量着。  但是它却不硬,汤米就这幺一摆动腰身,那根巨屌就甩到樱妹子的脸上。樱妹子就用两只手,握着10吋长的大阴茎,用小嘴巴吸吮着,舌头还不时像灵蛇吐信般,探弄着那个舞男的马眼。  这时候宝哥也上了床,把他燥热的身体紧贴着我的背,从我的身后伸出双手,跟汤米抢着揉我的乳房。一下子我的身上有四只手游移着,那种感觉真是太奇妙,太舒服了。「嗯,嗯………哦………哦,………好舒服」我轻轻的呻吟着。  汤米把我推倒在床上,就想把他的巨屌插进来我的肉穴。我就说,不行,不行,今天他的对象是樱妹子。他要先把樱妹子伺候好了,才能跟我玩。他就转过身,一把捞起樱妹子,把她抱到另一张床上。  宝哥一见大喜,马上扑到我的身上,就想进来。我说:「不行,不行。今天浩浩不在,我不能加入战局。你的对象应该也是樱妹子。」  「为什幺你老公不在,你就不能加入战局?」  「因为我们夫妻多年来有个约定,就是联谊的时候,不管是几P,一定要两个人都在场。」  「那幺,拜託你打个电话给你老公,看他现在能不能过来?」他一面说话,一面用他的舌头,继续挑逗着我的阴核。  我拗不过宝哥哥一阵阵的挑逗,只好打电话给浩浩,央求他无论如何,要马上过来。  没想到浩浩说:「今天刚好有一个台湾来的新移民家庭,需要帮忙联络搬家的事,我现在实在走不开。」  我撒娇的问他说:「嗯………那人家现在很想让你戳戳,怎幺办?」  他在电话的另一头大笑说:「都老夫老妻了,别骗我。你是想让大宝肏你吧,算了,今天破例让你玩一次,下次可不行哦。」  我挂了电话,就依偎到宝哥的怀里,让他摸我的奶,抠我的屄。昨晚没玩够的前戏,现在要补回来。我们两个人都忘我地探索着对方,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的肉体。爱抚着对方,想尽办法让对方舒服。  「嗯,嗯………哦………哦,………」我的下面已经被宝哥哥舔得淫水四溢,就翻身骑到宝哥哥身上,把他的鸡巴放进来。这时候我的行动电话响了,我看看来电显示,是浩浩打来的。我心想,他应该知道我现在正「忙」,他一定是有急事,才打这个电话吧。  没想到浩浩说,他现在正在等人,闲着也是闲着,叫我用行动电话转播现场的视讯给他看。  我一面继续骑在宝哥身上,用我的阴道套弄他的鸡巴,一面就把镜头对着樱妹子那边。樱妹子不知道已经出来几次了,屁股下面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,汤米还在用力抽插着。看她已经爽得连叫床都叫得柔弱无力,气若游丝了,真令人既羡慕又忌妒。 (乱伦电影)..  浩浩说,他想看我被肏的样子。我就把手机摆到床上,让镜头对着我和宝哥性器紧紧交合的部位。知道老公在看着,我和宝哥都更兴奋了,我上上下下骑得更起劲。  汤米看到我们玩得这幺开,就把樱妹子也抱过来我们这床,也想肏我。樱妹子说:「晶铃姊,………救救我吧。………我被他肏得………出来了好几次,我快被他………肏死了。」  我心里想,这个死妹子,终于想到把大香肠和我分享了。我们两对就换边再战。  以我多年的经验,我知道应付这种巨屌,一定要採取主动,才不会吃苦。要不然碰到一个不知怜香惜玉,只知道埋头苦干的壮牛,一定会像樱妹子一样,被搞死掉。我就叫汤米躺下来,我用右手翻开我的阴唇,左手抓着汤米的巨屌,把它的龟头在我的洞口磨来磨去。  汤米的巨屌长是很长,可是不很硬。我得用手扶着,分段一截一截的,把它喂进去我的阴道里面。我一面手忙脚乱地,把汤米的鸡巴塞进去我的阴道,汤米静静的看着我,揉着我的奶头不放。  等喂进去了差不多三分之二,它的龟头已经顶道我的阴道深处了,整个阴道塞得饱饱的,好久没有这种饱足感了。我开始慢慢的一上一下,用我的阴道套弄他的鸡巴。呼~~真是太美妙了。  我低头看看汤米,就知道他也很受用。我柔软的小嫩屄里面是热热湿湿的,把他的巨屌紧紧地裹着。他弓起身子,把我的奶头吸到他的嘴里。噢,怪不得女人喜欢络腮鬍子了。那扎人的鬍鬚,一碰到乳房就已经引起我一阵哆嗦,在我的奶头再多磨两下,「嗯,嗯…………」我就整个人瘫软在他的身上了。  他腾出双手,扶着我的翘臀,帮我上下套弄着他。随着他吸吮着我的奶头,我的阴道一阵一阵的收缩,一下子我就高潮出来了。热热的阴精淫水浇淋在汤米的龟头上,他一直叫爽死了,爽死了。  我转头看看樱妹子,她已经整个人塌在床上,好像已经不省人事,两脚打得开开的,随便她老公去玩了。  再看看宝哥哥,一个心思也不在樱妹子身上。我就对他说:「宝哥哥,不如你就让樱妹子休息一下,一起过来这边玩吧。」  我就翻过身,让汤米继续从后面抽插着我的小屄,一边把宝哥的鸡巴放到我的嘴里舔弄。浩浩在电话里看到了,我生平第一次让两个男的,同时进入我的体内,一直大叫:「不行啊,不行啊。」  一阵快速的抽插之后,终于汤米出来了,我也再出来了一次。他的巨屌马上萎缩,变得软趴趴的,掉出我的阴户。一个大号的保险套,装满浓浓的精液,差点没留在我的阴道里面。  「嗯………太爽了………我快出来了………」宝哥哥被我舔得爽翻了,大声吼着。我便继续趴着,叫宝哥不用带套了,赶快就着骚水,继续接棒用力戳进来。  我知道,我的阴道已经被汤米搞得有些松弛了。就刻意缩紧了括约肌,让我的阴户紧紧夹着宝哥的鸡巴。虽然阴道的饱足感没有了,但是我可以感觉到,一根火热热硬梆梆的肉棍,在我的阴道里横冲直撞。  终于宝哥出来了,我也再出来了一次。我把镜头对准我被肏得又红又肿合不拢的阴户,让浩浩看到宝哥哥又白又浓的精液,从我的阴道汨汨地流出来。我有气无力的对浩浩说:「嗯………太爽了………我要死了,我要挂电话了。」  那天晚上,浩浩看着我们今天拍的相片,后悔万分,说他亏大了。不过我和樱妹子还是一起好好地安慰了他,弥补他的损失。宝哥则是累得无法再战,只能在旁边敲敲边鼓,摸摸我的奶,舔舔我的屄,拍拍照。  那天晚上,不,不只那天晚上,后来的几天晚上,我们四个人都挤在一张大床上睡觉,真是太幸福,太过瘾了。